佳源国际股价持续暴跌背后:资产“输血机”现债务危机佳源服务卖身仍存变数

 必威体育手机     |      2022-06-12 05:27:09

  佳源国际股价持续暴跌背后:资产“输血机”现债务危机佳源服务卖身仍存变数复牌后,佳源国际股价一度跌超40%,最终收盘价为0.35港元/股,跌幅为39.66%,甚至与之前引发停牌的股价闪崩跌幅相当。

  而佳源服务则在开盘后大涨超80%,虽然此后涨幅有所回落,但最终上涨幅度仍达到35.82%,报0.91港元/股。

  而随后,佳源国际也确定了该待出售的非全资附属公司正是与其一同停牌的佳源服务。

  据公告内容,佳源国际控股全资附属子公司创源控股有限公司与金科服务签订框架协议,将其所持有的45亿股佳源服务股权全部出售给金科服务,这部分股权占佳源服务总股本的73.56%。

  交易完成后,创源控股将不再持有佳源服务的任何股份,这也意味着佳源国际将不再持有佳源服务的股份。

  由于创源控股为佳源国际的全资附属子公司,佳源国际可以获得此次交易的代价用以“回血”。

  那么为何在复盘当日,“卖身”的佳源服务股价出现回升,而积极自救的佳源国际股价却继续闪崩式下跌?

  虽然佳源国际积极自救,但却并未能改变其大幅股权质押以及大量债务压身的现状。

  佳源国际目前的股权质押比例较大,有约54.07%的股权仍处于质押状态,同时佳源国际曾两度因为股权质押在股市栽了跟头。

  2019年佳源国际的股价暴跌事件中,其实控人质押的9000多万股股票就曾经被强制平仓,而这也被普遍认为是当时佳源国际股价暴跌的原因之一。

  而这次股价闪崩中,佳源国际实控人沈天晴的134.8万股股票遭到强平,虽然所涉及股份不多,未对公司营运及治理层面产生实质性的影响,但佳源国际背后的股权质押问题确实不容小觑。

  公开数据显示,佳源国际大股东及实控人沈天晴持有佳源国际超47亿股,占比达到95.80%;持有佳源服务45亿股,占比为73.56%。

  但在5月11日,新鸿基财务以保证权益为由,以质押的方式取得了佳源国际10.365亿股的股份,股权占比约21.11%。

  此后,佳源国际又于5月18日,将16.18亿股的股权质押给了中融平和财务有限公司,占其总发行股本的32.96%。

  复盘当日,佳源国际发布公告称,截至5月26日,佳源国际已偿还“2023年到期的利率13.75%优先票据”的到期应付利息约1208.04万美元。

  此前,穆迪曾经下调佳源国际的评级,而在下调评级的报告中,穆迪表示,佳源国际严重依赖离岸债券市场融资,截至2021年底离岸市场债券占佳源国际控股总债务的43%。

  佳源国际控股有将于2022年10月到期的2亿美元离岸债券,2023年2月到期的1.76亿美元债券以及2023年4月到期的3亿美元债券。

  而据2021年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佳源国际拥有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87.75亿元,对应短期借款余额为36.28亿元,应付账款及票据总额为97.25亿,其中包含28.42亿元的优先票据。

  此外,根据佳源国际财务状况表的数据显示,佳源国际的流动资产中,有71.27亿为应收附属公司款项,现金及等价物仅为434.4万元。

  佳源国际目前确已陷入一定的危机当中,因此即使其积极自救,但股价依旧萎靡不振。

  佳源国际近些年的发展离不开其背后的“输血机”佳源集团,而现在其背后的佳源集团也陷入了困境当中,这对于佳源国际而言或许是雪上加霜。

  根据乐居统计的《2018中国百强房企销售增幅排行榜》,佳源集团2017年销售额仅为79.2亿元,而2018年一次性跃升为875.5亿元,销售增幅1005%,位列增幅榜首位,后经证实是统计数据错误造成的乌龙。

  而2018年佳源国际的销售额为201.8亿元,而佳源集团则为875.5亿元。

  由此可见,在上市公司佳源国际背后,佳源系还有着一个规模远大于佳源国际的地产巨头。

  据媒体报道,2019年时,佳源国际上市平台只占集团地产业务的20%左右,集团还有大量项目并未装入上市公司。

  2020年的中期业绩会上,沈天晴也曾公开表示,佳源集团约6成的地产业务在自己私人名下,并表示愿意将这些资产未来逐步注入上市公司。

  2019年6月25日,佳源国际公告,以41.55亿元的代价收购徽源投资全部股份,而徽源投资正是由沈天晴全资持有。

  交易款项全数由佳源国际按每股3.513港元的发行价向沈天晴或其代名人配发及发行约13.78亿股代价股份的方式予以结付。

  佳源国际在此次收购中,仅靠股权交易,而并没有支付任何现金,因此这次交易也被认为是沈天晴将安徽地产项目注入佳源国际的一次“输血”行动。

  2021年1月13日,佳源国际以72.48亿港元的代价收购沈天晴名下的鲁源投资,取得位于山东的四个物业项目,而其中约62亿港元通过可换股债券以及股权的形式支付,而通过现金支付的交易代价为10.52亿港元,约占总交易价的15%。

  随后,佳源创盛以89亿元的代价收购中天城投,也被认为是为佳源国际拿下的又一个资产。

  但曾经的“输血机“目前也出现了问题,佳源集团正陷入流动性危机当中,这对佳源国际而言无疑也是一个坏消息。

  2022年3月,网传佳源集团下属子公司发行的定融产品发生实质性违约,未能完成属于本金5085万元的兑付。

  虽然此次传言最终被证明不实,但也能从中窥探出佳源集团资金紧张的蛛丝马迹。

  2021年8月30日,中天金融发布公告,拟以180亿元的价格将旗下中天城投集团100%股权转让给佳源集团。此后经过协商,这一作价被下调至89亿元。

  然而,因流动性问题,佳源集团支付了第一期股权转让价款15.8亿元,而第二期转让款29.59亿元却迟迟未付。

  随后,佳源集团与中天金融达成协议,将第二期转让款推迟至3月28日支付,剩余款项分三个月付款,并于6月28日结清所有款项。

  但3月30日,中天金融于公告中称,佳源集团仍未支付第二期转让款,再次出现违约情况。

  佳源集团的资金出现了问题,这也许意味着佳源国际短期内难以再同以前一样获得来自佳源集团的支持,佳源国际可能要独自扛过目前的危机。

  目前,金科服务将成为佳源服务的买家,或许会对佳源国际的局面起到改善作用。

  根据金科服务与佳源服务签订的框架协议,双方有意于今年6月23日或之前敲定潜在交易详情及条款。

  金科服务也曾在公告中强调,潜在交易的详情及条款尚未确定,并无进行任何款项支付,亦无法确定潜在交易将一定继续进行。

  传出“卖身”之后,佳源服务于5月27日复牌,开盘股价上涨超80%,随后股价有所回落,收盘报0.91港元/股,涨幅达到35.82%,市值达到5.57亿港元。

  针对此前公告中尚未确定详情及条款的描述,股价与市值的上涨或将导致金科服务收购代价的提高。

  根据5月28日发布的股份接触质押公告,金科股份一致行动人广东弘敏所持2639万股股份已与5月25日接触质押。

  但截至目前,金科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的14亿股份中,仍有10.7亿股被质押,占控股股东所持股份的76.21%,占总股本的20.10%。

  据悉,该债券即“20金科03”由金科股份在2020年5月27日发行,票面利率5%,目前债券余额为12.5亿元。

  目前,该展期方案以通过,将兑付时间调整为自2022年5月28日起的12个月内,定期兑付一定的本金,直至第1年末累计付清本期债券全部本金12.5亿元。

  其中,6月支付全部本金的10%;7月支付全部本金的5%;8月支付全部本金的5%;11月支付全部本金的5%;2023年2月支付全部本金的5%;剩余全部本金在2023年5月28日兑付完成。

  对于金科股份而言,该展期方案能解燃眉之急,但并不能改变金科股份的流动性困局。

  根据金科股份一季报数据,截至今年3月末,金科股份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218.8亿元。

  而金科股份同期的短期借款为43.2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37亿元,一年内需偿还的负债就高达280.28亿元,金科股份的现金已经无法覆盖这一部分负债。

  对外担保方面,截至今年4月末,金科股份对参股公司提供的担保余额为136.24亿元,对子公司、子公司相互间及子公司对公司提供的担保余额为 521.27 亿元,合计担保余额为 657.51亿元;已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68.95%,占总资产的17.71%。

  包括分批发放纾困资金,以借款和质押项目股权的形式给到金科集团,目前已有3亿元纾困资金到位;牵头重庆的国企对以股权入股金科集团的事项进行谈判。

  对于金科股份而言,如果无法解决流动性问题,那么对佳源服务的收购可能会加重其资金压力,最终可能会对交易的达成产生影响。因此,对于佳源国际而言,该交易的最终达成或许还存在疑问。

  而这一交易目前尚存的不确定性,也给佳源国际此次出售资产自救的结果打上了问号。